坐地铁来回的最后一天

02/24/2017 Sunkang

今天是坐地铁来回的最后一天。
冷峻的上海初春是拒绝给人温度的,没吃早饭的我和小笨蛋不由得扣紧上衣的扣子,勾肩搭背地走向城郊的这座地铁站。天阴沉沉的,可究竟比前几日刮着不像是春天的风的时候明亮了许多,在家中憋了两日的我也可以出门了。

吸了几口早晨混杂着匆忙、油香和露水味道的空气之后,我俩一头钻进了黑幽幽的地铁肚子里,挤在人群中,连东倒西歪都做不到。
对了,进地铁口之前,瞄了一眼温度牌,只有4度,果然很冷。

今天是办离职手续的日子。
出了地铁口,身边的人还是如往常一样匆匆向前,我则抄着手,慢悠悠地左看右看。看他们的脸,我发现这时候的人哪怕你盯着他的脸看他也不会有任何察觉,甚是有趣。
当然,很快我也快步走了起来,催着我前行的是劳森的早餐。

快速穿过卖豪华车的门店、金融大厦门前一溜溜的大块头车和光着腿的妹子,便到了贩售早餐给白领的摊子。
等待时间比较长的早餐在这里是没有市场的,往往都是掏出手机才付了款,饭食已经准备好被打包带走了。我常去的那家老乡开的手抓饼今天有人排队,鉴于今天的寒风,只能在未来我也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再来光顾了。
转去劳森,选了豆浆和牛肉饼,坐在劳森干净的大桌子那慢慢地吃完早餐,扔掉垃圾,大桌子又恢复了洁净,在劳森的送客门铃声中,我最后一次走进公司的大门。

习惯性地跟保安说早,习惯性地打开电脑、登陆steam,在当我习惯性地闲坐着无事可做时,我突然难受起来。
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啊。

鼠标点点点、关闭一个网页、再打开一个网页,漫无目的。从一个视频,跳转到另一个视频,漫无目的。开会、扯皮、附和,漫无目的。
连DOTA都打不了,还有什么意义?
连办个离职手续都拖了我大半天,坐在那,我书都看不进,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。

离开公司的时候,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像一个观众离场不会惊扰台上的演员一样。 作为一个自愿出局的局外人,我的离开不会有任何波澜,但GLY仿佛很惊诧,
没人知道你走么?
没人问我也就没说。
她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有不理解、不放心,甚至是同情。
我还她一个坚定的眼神,笑了笑,便扭头走了。

一如我期盼了一天的,在楼下星巴克听着乡村音乐喝了纸杯装卡布奇诺,看了书。
我便又一次钻进了地铁。
回程只有一个人,好在有个座位,可以看书。
重返地面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风也越发大。

可我确实感觉不到冷,走在街上,看着重新装修的连锁理发店、寒风中眼神不甘的中年拉客三轮车司机、一如既往亮着温暖的光的面包房,
有什么可抱怨的呢。

毕竟真正温暖的春天就在眼前了。